投稿邮箱:lycmnews@126.com

阜兴系180亿巨额窟窿背后:核心资产涉嫌虚构
发布时间:2018-09-13 14:36:26   来源:财联社   评论

阜兴系实际控制人朱一栋被押解回国后,阜兴案的处置正在提速。财联社9月初曾独家报道,上海证监局将就阜兴系私募基金管理人涉嫌违规违法行为立案调查,拟将相关证据与线索移交给上海警方。

而阜兴系爆雷的近180亿元资金黑洞如何填补,一直备受关注。尽管阜兴系旗下理财产品大面积逾期违约已两月有余,但对于其内部操作手法,外界所知并不多。财联社记者经过多方调查及梳理,阜兴系资金运作的隐秘路径,得以初步显现。

在不少投资项目中,阜兴系均进行了精心设计,其结构和功能之复杂超出想象。其中被投资人称为“吉林债权”的资产包尤为典型,成为窥见阜兴系涉嫌违规操作的样本。

通过层层剖析可发现,阜兴系资金运作的一个重点特点是,在资产打包、摘牌、销售几个关键环节几乎都有阜兴系的身影。而随着相关部门对案件展开深入调查,更多的真相也将逐渐浮出水面。

理财产品核心资产涉嫌虚构

多位阜兴系投资人均向记者表示,在一款名为“安盈智选3期债权资产理财计划”的产品中,阜兴系有虚构交易之嫌,涉及违约金额约8000万元。

投资人是通过阜兴系旗下的意隆财富购买这一理财计划的。财联社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该理财计划每份起售价300万元,每10万元递增,投资期分为5个月、12个月及15个月,年化收益率在9.7%-11%左右。按投资约定,投资人自投资当日起即起息,每季度分配利息,到期后还本付息。

财联社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上述理财产品其实是属于“吉林经济贸易发展(集团)公司债权010号债权资产包”这一系列的其中一种产品,与其相似的同类资产包有19个,总金额约14.72亿元。

“这一个系列还有尊荣2号、尊享2号等其它产品,安盈智选3期是其中一个。最新信息显示,目前该资产包的违约金额已经超过了6亿元。产品在设计看上去并无异样,收益率也并非高得离谱。”投资人祝先生向财联社记者表示,该理财计划今年7月出现逾期违约,投资人在对意隆财富所销售的产品进行一番详尽的调查后,才发现自己在不经意中,掉进了疑似由阜兴系精心设计的庞大而复杂的资本迷局。

如果对上述意隆财富销售的产品进行溯源,该理财计划的核心资产,起源于吉林省经济发展贸易集团(下称“吉贸集团”)与上海青联宝力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青联宝力”)之间,在公司之间因贸易往来发生的应收账款,债权人为上海青联宝力。

此后,上海青联宝力这笔债权做成了资产包,并通过某交易平台挂牌进行转让。该债权资产包由常州恒琪资产管理公司摘牌后,常州恒琪资产与意隆财富签署了产品代销协议,由后者向投资人以理财产品的形式进行销售。而投资人通过意隆购买的这一理财计划,所募资金流向了常州恒琪资产。

然而在这个交易图谱当中,意隆财富所扮演的只是销售渠道的角色。

“我们目前所了解到的信息显示,这一理财计划在发起之初、资产包转让,以及摘牌后向投资人展开募资的过程中,阜兴系通过不同的方式在几个关键节点,几乎都参与到其中。”祝先生表示,首先从这一债权资产包的起源来看,应该偿还债务的实体企业吉贸集团,很像是一个为发起此次募资而设立的公司。

8月23日该理财计划真正需要还债的主体--吉贸集团的官网,突然被关闭。投资人去该公司此前在官网所标注的办公地以及工商注册所在地,分别进行实地勘验和调查。然而经过一番查验后,投资人发现这家公司根本不在其官网所公布的地址办公。

据了解,意隆财富在向投资人介绍这一资产包及理财计划时,称吉贸集团系吉林国资委下属大型国企,具有2A资信评级,每年净利润约10亿元。然而吉林省国资委在官网的回复中称,吉贸集团既非省国资委出资的企业,也不隶属省国资委。

财联社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上海青联宝力的交易对手--吉贸集团,与阜兴系曾有过交集。

吉贸集团的历史对外投资信息显示,吉贸集团与阜兴金融控股曾共同投资了四家公司:易财行、上海源岑投资、中阜投融资产管理、苏南国家自主创新(常州)基金,而易财行正是阜兴系四大平台之一。但吉贸集团于2015年退出易财行、上海源岑投资,2017年从苏南国家自主创新(常州)基金退出。

“称自己是国有企业的吉贸集团,虚构自己国企的身份。这家公司发行的债权,并没有吉林省政府主管单位出具的债权备案发行文书。我们分几路对吉贸集团多方面的调查后,基本可以确定,所谓的吉贸集团,其实更像是一个为发起理财计划而专门设立的虚拟存在。” 投资人祝先生说。

明暗“双线”如何隔断与连接

阜兴系是如何运作、推动这一庞大而复杂的体系的?多位投资人告诉财联社记者,通过旗下注册、关联公司,同时在阜兴系内有着重要作用的关键人物,阜兴系会就一个融资或理财项目排设主线,围绕这一交易主线编织相应的交易网络。

财联社记者多方调查了解到,阜兴系对于网络的设计相当精妙,大致分为明、暗两条线,展开布局及控制。

明线方面,以阜兴实业为核心,形成了以控股、参股企业为主的明线,主要以公司为主体。这条线上,公司之间股权关系较明确,外界通过公开渠道便很容易查到公司之间的关系。

阜兴系也正是凭借明线的企业,进行新产品设计、募资以及吸引投资人等功能,阜兴系旗下的意隆财富、郁泰投资、西尚投资、易财行四大平台,即属此类。

而暗线则具有隔断及连接两方面的作用。其构成方式大致为,通过阜兴系的重要人物,以个人投资、注资等形式成立一家甚至几十家新的企业。其隔断作用体现为,这类企业与阜兴系明线的公司在股权层面,较少或没有直接、间接的股权关系,外界很难清晰了解这些暗线公司与阜兴系究竟有怎样的关联度。

暗线的连接,阜兴系则通过关键人物在这类批量成立的企业中,以大股东、执行董事、法人、总经理等重要职位的形式,对企业形成管理或控制。

以前述吉林债权项目为例,在发起、摘牌、销售几个重要环节,几乎都有阜兴系的身影,较充分地体现了这种明、暗相结合的操作手法。

在将债权做成资产包的发起环节,就已隐现阜兴系的身影。

除了吉贸集团被指有虚设之嫌,该债权关系的实际债权人上海青联宝力,也与阜兴系的关系密切。也正是上海青联宝力将该债权做成了资产包,通过某交易平台,将该资产包首次转让出去。

对上海青联宝力的背景关系网及股权进行剖析,一定程度体现出阜兴系是如何通过关键人物,在暗线进行布局的。

“阜兴系是通过上海阜聚贸易及上海吉郁资产,对上海青联宝力的公司运营产生重要影响的,甚至不排除阜兴系对青联宝力具有控制力的可能性。” 阜兴系一位投资人向财联社记者表示。

在具体实施上,阜兴系对上海青联宝力这一公司的影响,主要通过翟雨佳、李刚两个人物的布局展开。公开资料显示,上海青联宝力由翟雨佳持股51%,李刚持股49%。

上海青联宝力第二大股东李刚,同时还是上海吉郁资产管理公司的法人,而上海吉郁资产,其实是由阜兴实业控制的参股企业。

上海青联宝力的第一大股东翟雨佳,则在阜兴系参股的众多公司以股东、高管、法人及合作伙伴等不同的身份出现。启信宝信息显示,翟雨佳既是上海青联宝力的大股东、法人代表,同时也是上海阜聚国际贸易的股东及法人代表。

上海阜聚国际贸易与上海阜兴实业之间,并无直接或间接的公司股权关系。但在上海阜聚国际贸易的大股东中,出现了阜兴系一个重要人物--朱成帅。朱成帅为阜兴系旗下四大平台公司之一上海郁泰投资的法人、执行董事,是阜兴系中的重要成员。另有投资人向财联社记者表示,朱成帅或为朱一栋的堂弟。

而在上海阜聚国际贸易的股权结构中,翟雨佳持有该公司60%股权,朱成帅持股40%。投资人认为,上海阜聚国际贸易,其实是阜兴实业通过特殊结构控制的公司。

募集资金去向成谜

而资产包在后期的流转过程中,也出现了阜兴系的身影。资产包经过交易平台挂牌出让后,该资产的摘牌方--常州恒琪资产,或与阜兴系亦有关联。

在公司股权上,常州恒琪资产与阜兴实业并无直接联系;然而有意思的是,阜兴实业却为常州恒琪资产的债权回购,提供流动性支持担保。

投资人尹先生告诉财联社记者,阜兴实业为常州恒琪资产提供担保,意味着一旦出现兑付困难或违约,应由担保方阜兴实业代为偿付。“在购买产品签约时,并没有在意担保方与常州恒琪的关系。出现违约之后,我们才反应过来,阜兴实业为何要为毫不相关的常州恒琪担保,这两家公司之间是什么关系?”尹先生质疑。

除了上述公司之间的担保关系,常州恒琪资产与阜兴系的另一个关联点,在于常州恒琪资产的股东、法人朱明亮。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朱明亮持有常州恒琪资产80%股份,朱明亮还是16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和15家公司股东,出任18家公司的执行董事等高管职务。

阜兴系一位投资人代表告诉财联社记者,“我们7月份联系朱明亮时,朱明亮称自己只是一个司机,并不清楚太多的内情。”

对于投资人所说上述信息,以及与阜兴实业、朱一栋有何关联,财联社记者9月11日拨打朱明亮电话进行求证。接听电话的人向记者表示,“自己并不知情”,随后挂断了电话。记者再次拨打时,该电话已变为语音留言。

“常州恒琪资产从投资人那里募得的资金,后续流向了哪里,外界并不清楚。但从其与阜兴实业或明或暗的关系中,我们认为常州恒琪资产的资金,最终还是流向了阜兴系。如果托管银行能够对常州恒琪资产实际的资金走向做出一些信息披露,对于外界了解所募资金是被如何使用以及资金流向,会起到不小的推动作用。”祝先生说。

对“安盈智选3期债权资产理财计划”的投资人来说,常州恒琪资产违约后,担保方阜兴实业目前难以兑现担保责任。因为阜兴实业以及阜兴旗下四个主要的平台公司,均已停摆。

阜兴实业及郁泰投资官网显示,公司在上海湖滨路168号无限极大厦26-28层办公。然而9月11日记者到位于新天地的无限极大厦实地查看时,该大厦工作人员告诉记者,26、27层此前为阜兴集团及郁泰投资的办公所在地,但7月份已经被清空。

“这几层楼的租赁权一个月前被大厦的业主方收回,现在由其它公司使用。在被收回的前后,警方及一些部门也过来进行调查。阜兴集团及郁泰投资的公司资料是被他们自己提前转移,还是被相关部门查封了,我们也不了解。”上述无限极大厦工作人员补充道。

财联社记者赴位于陆家嘴的意隆财富办公地实地走访发现,该公司早已人去楼空。阜兴实业及阜兴系旗下意隆、郁泰、西尚、易财行四个重要平台,电话均无人接听。

“阜兴系旗下所有私募平台,都联系不上,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投资人麟女士无奈地说。

责任编辑:赵阳

相关热词搜索:阜兴系

上一篇:再陷逾期风波 这家信托公司一年踩10个“雷”!
下一篇:最后一页

《旅游传媒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旅游传媒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旅游传媒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旅游传媒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XXX(非旅游传媒网)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统一邮箱:lycmnews@126.com 在线QQ:1327821137
旅游传媒网 版权所有